歌诵童年的散文

时间:2021-05-02 19:48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歌诵童年的散文

奶奶家门前有一条清澈透明、毫无杂质的小河,小河里流淌着我天真无邪的童年,那睦如歌般的往事日夜不停地叮咚歌唱。小学一年级时,我迎来了第一个暑假。父母由于忙于工作,便把我送到了乡下的奶奶家。从此,那条小河便成了我快乐的开堂。刚来没几天,我便和这里的小伙伴熟悉了。每天天刚一亮,我就赶忙起床,穿好衣服,胡乱地吃了一口东西,就跑到小河边和小伙伴们玩儿去了。我这个小客人在小伙伴中可吃香啦,每次做游戏时,他们说出游戏项目总是让我来选。

歌诵童年的散文

小河边真是一个天然的游戏场,左边是一片茂盛苍翠的树林,右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,中间那条小河闪亮闪亮地流向远方。只听一声令下,小伙伴们便函各自奔向了藏身之所,有的飞快地跑进树林里爬上了树,有的匍匐在草丛中,有的则蹭的下钻进柴草垛里…我如离弦的箭般跑进了向日葵地里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下一个向日葵,将它扣在了脑袋上,又扯下几片叶子挡在身前。不一会儿,我就听见了其他小伙伴的叫嚷声,原来他们被找到了。我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被找到。

咱们过去瞧瞧。”听了这话后,我紧张极了,赶紧屏住呼吸,一动不敢动。可是伪装得再好,终究还是会被发现的。他们渐渐地逼近了我,我刚想逃跑,他们一下子就把我的向日葵帽子给摘了下来。顿时,他们哈哈大笑。我有些疑惑不解,跑到小河边一照,自己也笑了起来,原来是我戴向日葵帽子时把脸上弄得全是花粉。有时,我们也会在河边打水仗,你打我一下,我打你一下,弄得满身都是水。一时间,我们的欢笑声洋溢在小河那细细的浪花里,自由地流向远方。

…如今,那些在小河边度过的美好时光早已汇成了一首歌,在我的记忆里快乐地歌唱。

五月,让我难忘。并非是春夏之交、风和日丽,也不是一个纪念日颇多的月份,而是那童年的歌。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一年一度的“红五月歌咏比赛”,不是节日却胜似节日。每到那天,大家像过节似的统一身着白衬衣、蓝裤子,戴着红领巾,纷纷登台齐声大合唱。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憋足了劲,激烈角逐,争夺名次。曾为获得名次而欢呼雀跃,也为失利而郁郁寡欢,那欣喜若狂和沮丧的感觉真是是无与言表!那个年代,比赛曲目没有流行歌曲,都是一些耐人寻味、有教育意义的红色经典革命老歌,诸如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、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、《少年先锋队队歌》、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、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、《红星歌》、《社会主义好》等等,有的歌曲至今脍炙人口,广为传唱。

…”这首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主题歌——《红星歌》,在我的童年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有一年歌咏比赛就演唱了这首。歌里的和声部分“长夜里,啊……把路开。”简直太美了!是因为“潘冬子”的那颗红色发光的五角星,抑或是因为影片里的不朽旋律,我难以分辨。那“潘冬子”的形象至今难忘。电影里祝新运扮演的潘冬子和刘江扮演的胡汉三都格外精彩,祝新运也因此成为名噪一时的童星,堪称中国电影中的经典。上初中时,记忆中还有一首让人难忘的歌咏比赛曲目,经典的美国音乐电影《音乐之声》插曲——《多来咪》,那是有始以来演唱的第一首英文歌。

“红五月”的歌曲一直陪伴着我的童年,是她让我爱上了音乐,也爱上了生活。正因为有了这些歌,童年的生活不再单调,童年的我单纯而快乐着。我想这辈子也难忘童年这些歌。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,童年的歌已经远去了,但她永远走不出我的怀念,那歌声谱出的童年美好的瞬间,将定格在我的回忆之中,直至永远,永远……

“小娇女,脸儿黄,像棵丁香摇摇荡,一摇摇到后堤上。堤上有梨树,掉个梨子砸到脚尖上。”唱完,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对着七妹喊,疼不疼呀!七妹也不恼,一双笑眼忽闪闪地望着我们。为了显示公平,梨子一会儿砸小果,一会儿砸小花,就这麽砸来砸去的玩半天。

或是一枝粉色的桃花,上伏一只醉蝶。一双双秀脚在那皮筋上勾来翻去,连同那童音袅袅,引得路过的老太看了也发一会儿呆。那是七八岁跳皮筋时的光景。在我的老家,人们把长的清秀又柔弱的小女孩叫“丁香女”。邻家小妹行七,我们叫她七妹。

一双眼睛怎么可以长的这麽好看!那是我迄今为止,看到的最美的眼睛。童年的欢乐很大程度上是在跳皮筋中度过的,放下书包,就是聚在一起唱唱跳跳,三个女孩也是一台戏,欢乐是感染的,有时,会引来一俩个男孩要求和我们一起玩,我们人手够,就不要他们加入,于是,对着他们一起唱:“花喜鹊,尾巴长,娶了媳妇忘了娘。

现在想来,故乡的桃花最美,没有桃林,是长在各家低矮的院墙外,或是长在自家的菜园里,不多,就那麽一两棵,但是每家都有。那时家家的房子低矮,有的人家是土垒的矮墙,有的人家干脆就是篱笆。桃花开的时候,你走在土路上,不经意的一抬头,眼便活泛了,家家的桃花就收在了眼里。

桃开二分,最是时候。红豆似的花骨朵是我们最爱,折下来,找个瓶子,刷去浮土,装在净水里,摆在三节木柜上,等它慢慢的开放。低暗的土屋,因了桃花就鲜鲜亮亮起来。故乡的石磨最好,磨出的面最香。故乡的磨道最长,一圈圈转的是绵长的日子。

我最爱吃的黄米粘糕,这时就上了碾。这是奶奶的活儿,她不放心别人插手,她从碾面、合面、上屉蒸熟,再炸成糕端上桌子,这是奶奶干的最自豪的一件事。一年中,只有过年才吃上粘糕,奶奶又做的好吃,总禁不住那焦黄的诱惑,奶奶便说:“三十里的莜面,二十里的糕,十里的荞面压弯腰。

奶奶从清扫磨盘开始就干的极认真,扫完了,奶奶把小毛驴套上,拿一块粗布,粗布的两头有两根红布条,拴在驴头上把驴眼睛蒙上,边系边还口中念念有词:小毛驴,好好转,过年给你吃把粮。条帚把儿轻敲了驴屁股一下,驴子听话地转了起来。

小孩的耐心是有限的,我一会儿嫌奶奶干的慢,一回儿嫌驴子走的慢,拿根干柳条窜到驴屁股后就是几下子抽,奶奶就说我小毛驴,没长劲,驴脾气上来看它踢你!我于是向毛驴看去,那布在瑟瑟地动,还有毛驴的出气声竟粗了,吓的赶紧闪到旁边一堆干草上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不久,那单调似音乐般的飘了起来,轻轻的在磨房里悬浮跳荡。我睡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奶奶唤我,睁开眼,发现奶奶已收拾停当,我一起身跳了起来,把奶奶的小羊皮袄掀到了地上。正月初一是要拜年的,我家是大辈大姓,奶奶的本家小辈特多,一下子进来几十人来拜年,从堂屋一直排到院子里,齐刷刷的跪下,我那时只觉得好玩。

那时我最烦初一的早起,天还黑黑的,就被奶奶从热被窝里抓起来,母亲忙的热气腾腾,父亲主持燃起了鞭炮。饺子端上炕桌,奶奶正襟危坐,一脸端庄,像要迎接一个重大仪式,在等着那庄重的时刻。父母这时双双跪在奶奶面前,给奶奶磕头。

我那时还有一件最喜欢的事,就是看新娘。长大了才知,人可以相貌平平,但应有端,有了端就藏了秀,就像那兰香,幽幽地吐呐,余味淡淡的悠长。这倒让我记起儿时看的一个新娘,一身蓝布卡其装进门,短发素面,神态端和。

然后,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块手绢来,轻展开一抖,露出了角上的梅花,红梅在素绢上抢眼的艳,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。柳笛是我们弄响的第一只春天的曲。当春风把柳树摇成一片鹅黄时,我们就开始做柳笛。这时的柳条青青,有一种油绿。

用手轻轻的转动柳条,使柳皮和枝骨分离,再用小刀齐齐的切口,一只柳皮的笛就做好了。那粗的发出的声音浑厚,细的就是清脆了,几只粗细不同的柳笛同时吹起,发出的声音就喧喧闹闹的,像我们无规无距的童年。先前是一辆独轮手推车,后来是那老笨的自行车,立在村子中心的那棵老柳树下,围了一圈孩娃。

说完,手里的拨浪鼓就摇几下,发出的声音像带了爪子,挠的我们的心痒痒的。再看那老艺人,就有了一脸的狡黠。我们没有四只白塑料鞋底,也没有一斤烂布,只好悄悄地从家里偷出两只破布鞋,去换那用芦管做的笛,一只结实的芦笛,能让我们快乐好多天。

水走桥在,人走岁月在,学会唱好多歌,童年的歌谣最亲切。看过千花万花,故乡的桃花最美。

推荐阅读:

歌诵童年的散文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danxiyinghua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danxiyinghua.com/zlmw/8773.html

« 上一篇:竹在荒山野岭中默默生长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